bet36体育网站
  • 杨丽萍:能跳孔雀已经很有福气了

  • 信息来源:北京晚报        发; 布:2012-11-13

  •      

     

    杨丽萍.jpg

     

    今年年初,着名舞蹈家杨丽萍提着一个菜篮子逛法拉利车展的照片秒杀了无数网友,被人惊呼“太拉风了”,这个篮子不是什么高档工艺品,就是杨丽萍的母亲在田间劳作时盛菜用的工具,杨丽萍喜欢就要了过来。如今这个菜篮子已经跟在杨丽萍身边两年了,这几天在国家大剧院演出舞剧《孔雀》,菜篮子又成了她的随身包,里面装了化妆护肤用品、发簪、记事本、绿茶、大枣、核桃、参片、眼镜、烟、剪刀等各种生活用品。奇怪的是这个硕大的篮子在杨丽萍身边一点不显做作,那么朴实自然,就像杨丽萍说自己要在演完《孔雀》之后退出舞台,乍一听觉得不可思议,仔细一想很正常,因为对于用生命来跳舞的杨丽萍,现实中的舞台太小了。

    能跳孔雀很是福气

    40年前,杨丽萍以跳“孔雀舞”闻名全国,被誉为继毛相、刀美兰之后的“中国第二代孔雀王”,随后的几十年里她与“孔雀”结下不解之缘。今年她与王迪表演的舞蹈《雀之恋》又再次引起轰动,半年之后她带着自己的第四部舞台作品《孔雀》出现在人们面前。但同时她又宣布,这部《孔雀》将成为自己舞蹈生涯的收官之作,在完成全国巡演之后,她将退出舞台。

    以“孔雀”开始,又以“孔雀”结束,杨丽萍为自己的舞台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点,对于“孔雀”的感情也许没有人比杨丽萍更加深厚,“与凤凰和龙相比,孔雀是唯一一个活在现实世界的精神偶像,是有灵性的,我自己能跳孔雀已经很有福气了,又能通过这部舞剧表达对生命历程的赞美、对自然的感悟这样人类共同的情感,我已经非常知足。”杨丽萍说,把《孔雀》做成舞剧是她的夙愿,二十几岁时没有能力,现在终于圆梦,不过杨丽萍强调,这部舞剧并不代表她个人的生命体验,因为很多人参与了创作,《孔雀》的内涵也因此具有了共通性,“不管你的国籍和肤色是什么,对自然的理解,对春夏秋冬的隐喻是相同的。”

    从杨丽萍的言谈中可以感受到她对《孔雀》这部舞剧的热爱和满意,“《孔雀》是当代一批艺术家创造力的集中体现,从服装、舞美到舞蹈语汇都极具创造力。在剧中有一个花样少女来演绎时间,时间不会停,她会从演出开始一直旋转到演出结束。剧中鸟鸣的声音都是现场生成的,剧中还有一个大树根,不仅表现秋天的萧瑟,还会自己发出声音,这都是创造,在以往的演出中都看不到的”。

    虽然宣布《孔雀》之后退出舞台,但杨丽萍笑言自己真正离开舞台还要在一年以后,因为《孔雀》已经签了30个城市的演出合约,全国巡演从今年8月从昆明开始到现在已经演了10个城市,要到明年年底才能演完。杨丽萍说在这期间自己依然会很忙,而且她对每场演出都特别认真,特别真诚,一个小时50分钟的《孔雀》,杨丽萍要在里面跳一个半小时,她说每天的演出都像一次洗礼,特别愉快。

    退出舞台依然跳舞

    《孔雀》表现的是春夏秋冬四季轮回,杨丽萍说自己的舞台生涯也轮到冬天了,在台上已经40年了,真的应该退出来了,“舞台这个空间太小,不一定非要滞留在舞台上,总要有谢幕的一天,于是我选择这个舞剧作为我退出舞台的作品。我非常清楚和尊重食物链的规律,不会病态和扭曲,以最真实的姿态面对世人,也许有人觉得遗憾,但我听从内心的声音,我决定退出舞台,是自己的选择,遵循自己的标准。”杨丽萍说,离开舞台不代表不跳舞了,“我依然可以用舞蹈来滋养自己的灵魂和生活,那时我的舞台也许在排练室、在村子里,甚至在内心里,我依然会用舞蹈来赞美生命。”杨丽萍说自己离开舞台后将退居幕后做编导,“还有很多作品等着我去做,舞剧、音乐剧,还有话剧,我依然会去民间挖掘,《云南印象》、《藏谜》和《云南的响声》加在一起也就6个小时,还有大量的东西需要去寻找和呈现。”

     

    杨丽萍 孔雀.JPG

     

    舞蹈给了我太多太多

    原本是在小村子里,因为歌颂生命才唱歌跳舞的白族人,后来被国家选到中央团体成为职业舞蹈家,杨丽萍说自己太幸运了,但她并不觉得跳舞是职业, “我一直保持着舞蹈就是一种热爱,一种信仰,一种生命的需要这样一个特别单纯的信念,正因为我有这种态度,我发现舞蹈回馈给我太多美好,不经意间我就拥有了很多荣誉、钱财和快乐。现在我又在最充实最有经验的时候做了一部想做的舞剧,自己去表演,特别好,很多人问我这么多年是不是为舞蹈付出太多,我说恰恰相反,舞蹈给了我太多太多,包括我的身体,它给我运动,内心给我愉快,精神给我安抚,又让我用舞蹈的方式和大众接触,这都是太好的人生体验了。”

    网络上一个杨丽萍的访谈流传很久,有人问她:“你是为了舞蹈才不要孩子的吗?”她回答说:“有些人的生命是为了传宗接代,有些是享受,有些是体验,有些是旁观。我是生命的旁观者,我来世上,就是看一棵树怎么生长,河水怎么流,白云怎么飘,甘露怎么凝结。”杨丽萍说这确实是她真实的感受,“一棵树值得我们去赞美,因为它自然美好而无所求,就像太阳,它真的不知道它会给我们带来温暖,这样的状态是最好的。”

    杨丽萍说自己从小体验过农耕的生活,长大后也体验过家庭和婚姻,虽然没有孩子,但她觉得每一棵树和每一个小蚂蚁都是自己的孩子,“看一只蝴蝶怎样破茧,都是生育的过程,把它用到舞蹈里会让我觉得非常兴奋。”其实杨丽萍是很会生活的人,“我崇尚大自然,我会让自己生活得非常好,哪怕是一个草屋子,我也会布置得非常漂亮,会让野花插满屋子。最困难的时候没有吃的,我会上山打野菜,把野菜做出各种花样。我从小就会生活,并是因为跳舞就没有了生活乐趣,我喜欢美食,我知道美食的意义和口感,但不去贪享和沉迷,我会把握好这个度。”

    我问杨丽萍在这么繁忙的演出中还会给自己内心安静的时间吗?杨丽萍的回答出乎意料,“在舞台上就是我最安宁的时候,舞台的空间像一个梦境,你可以在舞台上幻化成一只孔雀,不像现实中那样杂乱。你完全沉浸到一个两个小时单纯的空间里,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这样的时间,我已经享受了很多年。”

协会简介 | 人力资源 | 联系方式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技术支持:云南聚焦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云南省体育舞蹈协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区 邮编:650000 电话:0871-12345